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公司介绍 >
暗恋的散文唯美的感情
来源:http://www.royalpgh.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10-09 00:33 * 浏览 :

  秋夜,月明星稀,不时从门缝里溜进来几缕寒风,吹散了醉意,吹走了困倦。微微刺骨的阴寒,预示着冬天也不远了。沉甸甸的思绪,乏力的在空中荡着,徘徊在悠悠的回忆中,迷失在现在与过去的更迭交错中。一声叹息,谁解相思苦,凭添几许闲愁!

  碰到对的人,再油的嘴也会不知所措。是没有勇气面对那一句问候之后无言沉默的尴尬。有人说沉默是金,在我这它却是病,是爱在心头口难开的苦楚,是相思之疾的沉淀……你,过的应该还好吧!不然你肯定来找我诉苦了吧!可能我没有“你若安好,我变天晴”的豁达,但也有那么一份希冀“若是天晴,你便安好”即便是潮湿多雨的南方,晴天也是多于雨天的。毫无防备的,打了一个喷嚏,这是不是,遥远的你隔着茫茫人海迢迢山脉,传来思念的信息?那么,远方的你是不是也常打喷嚏?我依然喜欢这样一厢情愿的幻想着。即便如此,我也放下了手中的笔,全心全意的等待下一个喷嚏。约莫一刻钟流逝了,喷嚏未能如期而至,或许你又忙上了吧!愿南下的寒流给我捎一句话“天冷了,记得加衣。”

  隐约记得张曼娟写过这么一段话“记忆已空洞,悬念却在中沉淀下来,于是在极其珍贵的邂逅,为的只是问一句,你过的好不好?”而这种疑问却也在我脑海中萌芽、繁衍。曾无数次打开手机输入这一行字,在发送键在犹豫,然后删掉,再输入,再删掉。拨出你的电话,挂掉,又拨出又挂掉。时间不停的我也不停的在原地打转。也许是懦弱吧!却也不是没勇气说,却是有千言万语在心头——说不出口!

  有人说花钱买醉可消愁,也有人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买上烧酒,叫上好友,妄消少年愁。忽想起武侠历史,英雄豪杰,绿林好汉,聚完畅饮,气宇轩昂,好不痛快!一股豪迈涌上心头,斟满一杯,举杯相碰,洒出些许,颇有一许草莽气概,干!推杯至唇,一昂头,一灌喉,一股清香,一股暖流,一贯而入,随后火辣辣的一直烧到肠胃,猛夹几口菜,深吐几口气,拍一拍胸脯,抬头望见对方也泛红的双眼,不禁释然一笑。火辣之感,渐渐平息,又转为一股暖流,周转一身,爽!唇齿间浓郁的香醇,回味无穷;辛辣刺痛感后的温暖,令人陶醉。

  是时候该看开了,是乐观,是豁达抑或是颓然的接受,却也无关痛痒了。犹如那句流行话,你信或不信它就在那里,盼之不来,挥之不去。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二十出头的我们也已经认识了十三四年了。忘记了第一次和你说话是什么时候了,忘了说的是什么了,也忘了最后一次交谈是何时,所谈为何事,请原谅我的健忘。不敢说往事历历在目,不敢说还记得点点滴滴,但是翻开那本陈旧的相册,看着那一张张似曾相识却叫不出名字的笑脸时,不禁感慨时光飞逝,我却总能第一眼认出你。有人说时间是一阵风,吹过记忆的沙滩,吹平了来时的脚印,吹走了旧时点滴,难以找寻,我却认为时间是一把刻刀,未能在我脸上划出深深的皱纹,却在我心上刻出了深深的你。

  闭上双眼,往事历历浮现。往事如烟,如浮光掠影,如覆水难收,往事如故,如知己好友,如陈年老酒。我怕时间会慢慢的不留痕迹的把它带走,幸好,我有笔。你是我笔间辗转灵动的精灵,但谁是你朝思暮想的笔尖少年。止不住相思,止不住伤痛,是什么横亘在你我之间,让我们硬生生站成两岸。千里烟波,雾霭沉沉,迷离的双眼望不见过客,盼不来归人。我这是在等待什么?!等一个人?等一个故事?还是一场无果的等待?因为,彼岸的你,不曾回首、凝眸。

  最近一切安好,一切一如既往的平淡,枯燥,孤单,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留念的。的东西,总是来的悄然无息,然后挥之不去,用苍白的文字来描述繁复的情感,总显得言不由心,词不达意,而难以成文。

  请允许我用这样一个青涩而让人悸动的词语来给我即将逝去的青春划上沉重的一笔。

  我已分不清,对你,是怎样一种感情。是友情?是爱情?甚至是亲情?我到底是喜欢你,还是喜欢过去的你,抑或只是喜欢上了喜欢你的感觉?但是无论如何,总是因为你,才有了这种述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请原谅我不能用爱这个字眼,因为它太沉重了。回头想想我的相识相处时的一切,竟有些恍然的迷离感受,我在这里停留过,过,感伤过,却不曾拥有过,最终也未能跨越而过。翻翻手机的记录发现我们好久好久没有联系了。

  如此几番过后,却也发现至少在烈酒入口之后以及回味之间,竟忘了忧愁。头微微发张,发晕,该是有些许醉意吧。杯盏交错之间,最不能少的就是话题了。然而有些不辞的我,却有些犯难了,浑浑噩噩的脑袋已经想不出以往那些陈词滥调来插科打诨了,于是慢慢的搬出了深埋心底的一些不敢与人分享的往事。可能这就是所谓酒后吐吧!交流之间少了“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多了几分同仇敌忾,愤愤不平以及少有的男的安慰。在唏嘘叹气中,忧愁也变回来了。人生不如意十之,回头想想,我也没那么悲惨。本以为事情憋久了,突然拿出来跟人分享,会畅快一些,却不料,本已尘封的往事,随着述说却越发清晰了,又带起了另一番记忆,刺痛感又深了一些,一些事又鲜明了一些,又举起了一杯酒,干!